©枭喑 | Powered by LOFTER

【生贺】弗朗西杀人事件——重生之钟(一)

生日真好团西分十足真想天天破蛋日!躺等明天后续:D

胖次君的胖次收藏:

这个那个的我就不多说了,作为出生前的party好好享受吧~

明天继续放送233333333

——————————————————

站在门外就能看得出来,这是个已经腐朽的家族,到处充斥着过分刺鼻的糟烂气味,老人发霉的欲望,青年阴暗的思想,仆人贪婪的白日梦。

还有一股新鲜但嚣张的杀气,在这明澈的阳光下竟敢这样肆意张扬。

他摸了摸额前的绷带,内心对这不怀好意的气势嗤之以鼻。他知道这和他是类似的,有些时候他也会激发出平日收敛的气场,如此,冰冷,黏腻,邪恶。但仅限于要得到什么东西之时。

应该是西索吧。

黑发的青年想着在他看来很是无聊的事情,轻叩上面前那扇雕花大门,手指触碰上银质雕饰时感到一阵微凉。有这样一个难缠的人在,接下来的经历要能和这门饰的温度一样,那真得谢天谢地。

坐在城堡大厅的金丝刺绣靠椅上,身着一看便知价格不菲做工精良的酒红西装,西索面前摆放着冒着热气的红茶,精致的三层银架上错落着刚制出的糕点,小巧的三明治散发着诱人的气味。

“哦~似乎有什么人来了。”

隔着不远的距离他还是能捕捉到那极为礼貌克制的敲门声。奇妙的是他无法感觉到门外之人是什么类型的客人,女人或男人,有趣或无趣。

这短时间内获得的信息足以让他打起精神抱着希望暗自迎接新客人,眼前絮絮叨叨的老头实在让他倒胃口。偏偏此时披着贵族外衣的他不愿马上暴露本性撕破脸皮,什么都还没找到呢。

跟在门仆身后走进来的黑发男人让西索拿着骨瓷茶杯的手微晃了一下,几滴香醇的茶水在白瓷盘上留下了几抹突兀的痕迹。

“团长?”

西索用低不可察的声音做出感叹,微微有些惊奇。

“这不是西索吗?很巧啊。”

然而库洛洛表现出了一副亲和力十足的惊讶神情,梳得一丝不苟的发丝下黑沉双眼也浮起一层淡薄的正常人伪装。

嘿,这可有意思了。

西索眯起眼睛,在对面的弗朗西家主凸显热情的“你们原来认识”招呼下起身友好地同库洛洛握了握手,无比礼貌。同时他也把因无聊而到处乱放的念压收了回来。

恐怕眼前这家伙在门外就觉察到了,看来开始就输了一着啊。

无意识便和库洛洛做出了对比,西索来回转动了好几个心思,表情却严肃又尊重:“没想到库洛洛也会来弗朗西家族。”

“嗯,受到了邀请。”并没有多说为何一个盗贼团伙首领会得到普通贵族世家的邀请函,库洛洛也对四号蜘蛛身份系统里包括贵族这一项不感兴趣,明显的疏离之意让西索放弃了继续试探。

“哎……西索啊,库洛洛先生是我专门找到的很有名气的侦探,肯定能帮我们侦破眼下的谜题。”搓着双手,弗朗西家主柯雷德略带紧张地解释。

“也是,毕竟我也仅刚接手家族事务,起到的作用难免会不够,库洛洛的确是一位口碑良好的侦探,柯雷德先生做的决定很正确。”西索轻笑了几声,笑意未达眼底,语调蕴藏着一丝嘲讽。

“我只是希望作为盟友家族的利益不要受到任何损害,找到的东西弗朗西家族绝不会分给陌生人。”就着西索给的台阶而下,瞒着盟友找外人解决内务而产生的愧疚也扫的一干二净。在柯雷德看来,给一个年轻人解释意图已经很给面子了,便轻而易举地忽略了家族交往之间基本的守则:不要轻视任何一个处于平等地位的人。

在他看来眼前的一幕很可笑,唇角已不动声色地挑开一个冷漠的弧度。蜘蛛披上贵族的外皮偏偏找不出什么瑕疵,该说是盗贼的通性吗?不如说自己这个新团员比预想的稍微有趣一些。库洛洛偏过头打量起身边姑且算得上临时同伴的人:一反平常出现在基地的古怪衣着,西索此时穿着剪裁完美的深红西装,正配他那松散垂落在颈部的半长红发,贴近白皙皮肤的发梢微有卷曲。心里冒出想顺着那白色继续向下看去的念头,却不得进入,库洛洛在心底叹息一声,移开了视线。

城堡内的装饰豪华却暗沉,高挂于穹顶的水银灯散发着足以照亮巨大前厅的白光,但晕染在外廓的淡黄透出的沉暮气息表明了这个家族已渐渐走向衰败。

“和我仔细讲解一下发生的事情吧,柯雷德先生。”

微微点头示意,库洛洛挑了一个离西索较远的位置,饶有兴趣地抽出纸笔开始尽自己“侦探”的职责。

两天前钟楼管理员特木里未在规定的时间内敲钟(柯雷德走到窗旁给库洛洛指示了钟楼的方位),女仆美智子上去寻找的时候发现特木里竟然被塞进了巨大的铜钟,身体扭曲成一团,后背还被硬生生嵌进了铜钟内部的凹陷处,肋骨根根折断,死状极为凄惨。然而如果这次谋杀性质的死亡仅仅关乎敲钟人这一条性命,弗朗西家族自然不会请来库洛洛。

“重要的一点是,特木里在第十一位家主,也就是我爷爷的时期便开始服务于我家。据我爷爷说,他曾经是一位‘特殊能力者’。”说到这里,柯雷德刻意压低了声音:“特木里在一次受伤之后被我爷爷所救,那时他已经完全失去了原本的力量。特木里手上拥有一份秘而不传的藏宝图,也是他受伤的原因。他承诺如果力量无法恢复,死后便会把藏宝图交给我们家族,以答谢救命之恩。”

“那份藏宝图在哪里,特木里死前没有吐露过吗?”停下了记录,库洛洛抬眼询问。

“他曾经说过,他会把藏宝图放在他最喜爱的东西里面——那时他尚存一丝余力,所以我猜测他把藏宝图——”

“夹进了铜钟里么?”

西索不知道什么时候抽出了扑克牌,颇有闲情逸致地叠了起来,招致了柯雷德的侧目:“没错,就是在铜钟里。”

“那么,”库洛洛合上记录的黑皮硬壳本,将它放入衣袋:“带我去看一下特木里的尸体和铜钟。顺便派一个你信任的人去询问,特木里死亡的那天,都有谁接触过他。”

“好,我会让我的侄女特蕾茜给你列一份清单。”柯雷德有些骄傲地笑了笑:“她是一个非常能干的少女,最近暂时住在我家。”

柯雷德走在前面带路,西索落后库洛洛半步轻声开口:“团长~您究竟是为何事而来?看着您扮演优秀侦探的样子——”他灰色的眼眸逐渐溢出了几丝金光,显得邪恶非常,身体也在微弱地发抖,但绝不是因为恐惧:“真是让我激动得想立刻扯下这个无聊外皮和你好好打上一场!”

“团员之间不能内战,你忘了吗?”

那双原本还游离着礼貌温和的眼瞳一瞬间变得幽黑深邃,冰冷而深不可测,短时间内便可喜怒无常的特性展露无遗。

“可是我们现在的身份不是团长和团员哦。”

被那双眼睛展现出来的无声杀意激得大脑像被冰水浇了一遍,西索险些控制不住自己右手上凝聚而出的狂暴念力,随即不露声色地狠狠把尖锐的指甲刺进了左臂,若无其事地继续挑衅。

“我今次出来的目的不是和你打架的,西索。克制住你无礼的欲望。”

“怎么能是无礼呢……”

确定了库洛洛绝不会破坏他的计划而和自己战上一场,尽管十分遗憾,西索尚还能继续忍耐。当然他也很好奇,能吸引这个为所欲为的强盗头子伪装而来的藏宝图,内容究竟是什么。

——————————————

TBC.

评论(20)
热度(24)
  1. 枭喑敛于沉默 转载了此文字
    生日真好团西分十足真想天天破蛋日!躺等明天后续:D

团长初心 | 老番爱好 | 北极圈常驻 | 缘更